追踪试管宝宝的成长,看看究竟发现了什么?

发表时间:2020-09-29 06:43


845

试管宝宝长大后,真的没有健康问题吗?

随着辅助生殖技术(ART)和特别是IVF的普及,人们很容易忘记这些技术实际上还非常新颖。第一个试管婴儿诞生于1978年,所以这些试管婴儿们大多数都很年轻。


这意味着,还没有很多重磅的研究来追踪这些孩子们成年后的医疗或认知障碍。更别提长期跟踪这些人并保持代表性样本的实际难度。


但是一项来自以色列的研究——

https://www.fertstert.org/article/S0015-0282(16)63069-8/fulltext


设法对通过试管婴儿出生的年轻人进行了深入而独特的分析,评估了每个人的医疗、心理健康状况,以及认知能力。


好消息是,大部分情况下,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 为什么这项研究如此特殊?

● 他们追踪了什么,又发现了什么?

● 研究的局限性 ?

● 关键问题是什么?


为什么这项研究如此特殊?


以色列人在这方面面的研究具有独特的优势,因为他们会跟踪那些应征入伍的年轻人——服兵役是强制性的,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医疗和精神病史进行严格的信息采集与评估。这基本上消除了在许多其他研究中会引起的问题选择和参与偏倚。

另外,试管婴儿在以色列是免费的,所以没有社会经济学上的偏倚。


作为兵役的一部分,这些人受到密切监控——所有的记录都被数据化,并与招聘、医疗和服务记录相结合。

这项研究几乎涵盖了1982-1993年间从单个生殖中心中心出生的所有试管婴儿。总共有253名16至20岁的青少年,与他们相比较的是另一组条件高度相似但通过自然怀孕出生的服役军人。试管婴儿组中,158人是独生子女,95人有同胞。

他们追踪了什么,又发现了什么?

因为有太多的数据可用,所以得以评估很多的因素。研究人员查看了记录在档案中的所有医学和精神疾病诊断,包括血压、糖尿病、肾脏疾病、肥胖症、甲状腺疾病、胃肠道疾病、哮喘、焦虑症,甚至偏头痛。

他们还通过智商测试来判断认知功能。最后,记录了整个服役期间的所有医疗过程。

几乎每一个参数,都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对比差异。这是超棒的消息!

两组数据中存在一些细微的差别。

有一个很好的例子:通过体外受精怀孕的青少年因健康原因而被免除兵役的比例较自然组更低,而他们被免除兵役的原因通常是人格和行为问题,而自然怀孕组中被免除往往是由于更严重的医疗问题。



另一个积极的发现是:试管婴儿组的认知功能得分略高。

一个很难解释的区别是:在服兵役期间,试管婴儿看医生的次数明显多于同龄人。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否意味着他们确实拥有更多的医疗问题。

很容易想象这样一种场景:这个群体本身是在求医更频繁的家庭中长大的,但这只是纯粹的假设(该研究没有调查因果关系)。

最后,有同胞的试管婴儿明显更瘦,他们的BMI同时低于独生子女的试管婴儿或对自然怀孕组,尽管这并不令人惊讶。

关于试管婴儿的儿童是否有不同的哮喘发病率、血压,甚至身高的问题,已经有过几次相互矛盾的研究,但大多数的研究都集中在低龄儿童身上。在这项研究中,没有发现这样的差异(包括身高!)。

研究的局限性?


当然,没有一项研究是完美的。虽然对于像这样的纵向研究来说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基数,但对于253个被研究的个体来说,仍属于小样本。

他们都出生在以色列的同一个生殖中心,因此无法解释其他生殖中心提供的治疗的差异,而且自从这些人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出生以来,治疗方法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不同类型的辅助生育技术也被一起纳入了研究。

所以不能说通过ICSI(卵子胞浆内单精子注入)出生的孩子成年后的表现不同于没通过ICSI出生的孩子。


(注,如果你对这个话题感兴趣,有一项新研究显示了通过ICSI出生的女性成年之后,她们与一般人群具有相同的生殖健康指标,这篇文章展示了更广泛的ICSI对于健康影响的研究)。

样本量小也意味着对罕见的疾病缺乏有意义的数据,所以如果这些疾病数据在试管婴儿的儿童中更常见的话,那么这项研究不一定会显示出这一点。

最后,这项研究只关注年轻人,并假定所有试管婴儿都活到了成年。


但我们知道,不孕症本身以及辅助生殖技术是与胎儿畸形、围产期并发症(如早产)和围产期死亡率的风险增加有关,而这项研究并没有考虑生育治疗后短期内出现的各类实际情况。


关键问题是什么?


很少有研究能如此严格地追踪一个群体,并有这么多不同的健康参数。

认知功能和几乎所有的健康指标(从视觉灵敏度到哮喘)都没有显示出有意义的差异,这对于那些对试管婴儿长期影响有顾虑的人来说,会产生很积极的作用。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400-038-3577